南部县委宣传部 南部县文明办 主办

坚毅的守护 33载书写山村教育事业的人生路

  左手托着不停抖动的右手肘部,艰难地,艰难地在黑板上板书生字;再一瘸一拐地转过身,一丝不苟地教学生念字音、数笔画……他就是仪陇县铁山小学一名普通的村小教师——刘巨,男,现年51岁,汉族,小学语文高级教师。

  患病18年来,刘老师忍受了别人难以忍受的痛苦:别人5秒钟就可写好一个字,而他却需要2分钟;别人10分钟走过的路程,他要走1个多小时。18年来,他一瘸一拐地往返于家庭与学校之间,流淌的小溪映照了他残疾的身躯,曲折的山路留下了歪斜的脚印。18年来,他用颤抖的右手、一瘸一拐的双腿为山间的孩子开辟了一条大道,他用执着的精神、惊人的意志诠释了人民教师丰富的内涵……

  时间停留在1994年5月,那是一个星期五的下午,天空下着暴雨,刮着狂风,汹涌的河水淹没了学校前面的沙溪河小桥。放学后,河对岸的孩子不能回家,刘老师二话没说将他们带回自己家中。然而,一个名叫陈天勇的一年级学生哭着要妈妈,任凭刘老师怎么样哄,他就是不听。没办法,刘老师又淌水把小天勇送回家中。随后,他又到河对岸了解另一位学生刘家伟当天没到学校来的原因。从刘家伟家出来,天已快黑了。刘家伟的父亲说:“刘老师,天快黑了,就在我家歇吧!”。他说:“不了!学校说不定还有没家长接的孩子,我得把他们带回我家里!”就这样,刘老师赤着脚走在返回学校的路上。然而,由于天下着雨,路面太滑,不小心一个趔趄,刘老师滚下一丈高的岩坎,倒在乱石堆中。他努力爬起来,觉得头晕,脚、手乏力,但由于担心学校可能还有没回家的学生,也没来得及多想,便匆匆赶回学校。果然,还有两名没有家长来接的学生正眼巴巴地望着泥泞的山路……

  回到家的刘老师感觉身体不舒服,全身酸软无力,他在家休息了两天后,星期一早早地来到了学校。然而就在这天上午第二节课,当刘老师刚板书完生字,突感头脑一片空白,右手不听使唤,脚不能动,全身无力,接着一屁股坐在地上。年幼的孩子们吓坏了,赶紧找来了邻班上课的唐老师……

  刘老师得病了,然而在马鞍中心卫生院,在川北医学院,医生都没有对病情下一个准确的结论。身为教师的他由于担心班上的学生两周没上课,毅然不顾医生劝说,不顾妻子阻拦,拔掉输液针,在出事后的第二周末便又回到了孩子们的身边。

  生病后,刘老师从来不去别人家做客。因为他的手不方便,吃饭要别人帮忙夹菜;自己夹菜,菜在筷尖晃来晃去,汤水四溅,别人还误认为没有礼貌。因为手,他在黑板上写字很困难,要花掉很多时间,为了不耽误学生的学习。十多年来,刘老师把语文课都安排在上午,他利用头天下午放学后的时间把第二天要教的生字板书在黑板上。在2002年5月的一个星期三的下午,天气闷热得让人难受。他写完最后一个生字,走出教室,看见天空乌云密布,他一瘸一拐地拄着棒匆忙往家赶,刚走了一半的路程,大雨倾盆直下,四周又没有地方躲雨,再加上双腿不便,他回到家就病倒在床上,高烧持续五天。病情刚有好转,他就嚷着要到学校上课。妻子劝他多休息几天,他语重心长地对她说:“我已经耽误了几天的课程,孩子需要我,我也离不开他们。我要站好这班岗!”说完,他就拄着棒高一步低一步地向学校走去……

  刘老师利用礼拜天批改作业,提前写好一周的教案,经常写到深夜。他的妻子看见他没日没夜地写教案,就对她说:“我来帮你写。”就这样,他念一句,妻子写一句。一位只有初中文化的妻子,有的字一时写不起,想到别的男人什么都能干,她就发火,就和他吵。但是刘老师回想起妻子这么多年,为了给自己治病,年年把肥猪卖掉;为了这个家,几年没有买过一件衣服。于是,刘老师默默地拿起笔来,他的妻子看见了,用手擦掉眼泪,又只好把笔抢过来……这一写就是十多年。有人问他的妻子:你这样做值吗?“他爱他的学生,我爱他,值!”她如是说。

  “把孩子送到刘老师班上,我们放心。”学生家长说。每天中午,刘老师吃完午饭急忙赶到学校。家长都劝他:“刘老师,在家休息一下嘛”。“不行啊,孩子小,他们来到学校,没有地方呆,到处跑,我把教室门打开,让孩子在教室休息。”刘老师回答说。这句朴实的话,流露出刘老师不知关爱过多少学生,付出过多少汗水,他自己也说不清。

  学生李文,2004年寒假在玩耍中不慎被石头砸断了腿,住院到2005年春季开学,虽然他拄着拐杖能勉强走路,但他家到学校既有上坡路,又有下坡路,还要经过沙溪河,再加之住院治疗用去四、五千元,李文的爸爸决定让他停学。刘老师得知消息后,亲自找到李文的父亲,对他说:“我给他缴学费,上课期间李文就住我家。”一个月来,刘老师和李文一瘸一拐地同行、同住。在刘老师的教育下,李文现在马中读高二,每逢周末回家路过学校都要去问一问刘老师:老师,你就像我的亲生父母,感谢你的教育和帮助,我一定认真学习,将来好好报答你。

  刘老师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,把学校当作自己的家。每学期,他都要组织学生平整操场,种植花草。无论节假日,还是刮风下雨,都要妻子搀扶着他到学校走走,看看房顶是否漏雨,水路是否畅通。2006年3月7日下午5点钟,他发现一间教室房顶的檩子断裂,房顶有下塌的危险,他立即打电话给学校领导。考虑到情况比较严重,他决定亲自去给村上三位领导汇报。当时,天下着蒙蒙细雨,泥泞的小路一脚踩去滑出一尺多远,刘老师随便找了一根木棒支撑着摇摆的身体在泥泞中挣扎,上、下坡都是爬着前行。就这样,给村支书汇报完,又找到村专业会计,当他走到村长家,已是晚上七点钟,村长看见他的全身又是泥又是水,额头上还吊着个大青包,眼眶都湿润了……第二天,村委会三位领导亲自动手排除了险情。

  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刘老师不顾病魔的折磨,一心扑在教育事业上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所教班级的教学质量每年居全校同年级前茅,深受学校领导的好评,同行的敬佩。多年被马鞍镇、学校评为优秀教师、优秀村主任教师,1998年、2003年被仪陇县委、县人民政府授予“优秀教师”光荣称号,2009年1月被仪陇县教育局评为“2008感动仪陇教育人物”,2010年被仪陇县人民政府授予“劳动模范”光荣称号,2012年被南充市人民政府授予“劳动模范”光荣称号。

  在躬耕教坛的33个春秋里,刘巨老师用朴实的言行,实践了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的诺言;用受病魔折磨的身体,书写着一个普通村小教师献身山村教育事业的人生道路。

责任编辑:邱潆莹

推荐阅读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