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部县委宣传部 南部县文明办 主办

悉心照顾患癌丈夫24年 真爱创造出抗癌"神话"

  

  张兴培和老伴谢玉兰在自家院子里的梨树下忙活。

  8月11日,南充阆中市双龙镇高观山村,凉爽的空气扑面而来。一大早,69岁的张兴培就和老伴谢玉兰在自家院子里的梨树下忙活开来。

  24年前,张兴培险些被癌症夺走了生命;而谁又能知道,他在患癌期间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时,帮助村里通了电、修了路,还挖了水渠。用当地老百姓的话说,“张书记为村里鞠躬尽瘁,老伴谢玉兰为老书记操碎了心”。

  部队复员 扎根农村服务乡邻

  1947年,张兴培出生在阆中双龙镇高观山村。年少的他,就喜爱雷锋的故事。张兴培在心中早早立下了“入伍参军,报效祖国”的志向。1965年,年满18岁的张兴培自愿报名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,从温暖的阆中奔赴到白雪皑皑的辽宁铁岭。

  “当时高观山村只有我一个人顺利入伍,我是带着乡亲们的期望去当的兵。”张兴培笑着说道。入伍期间,张兴培在部队学到了军事、文化、政治,还被评为“五好战士”。昔日不谙世事的乡村青年脱变成为了身披戎装的骄傲士兵。在张兴培的脑海里,立志做一个真正为党为人民做事的好战士。他说到做到,并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73年,张兴培复员回到了老家高观山,担任大队民兵连长职务。

  在担任民兵连长期间,张兴培踏实工作,当时他的主要工作是带领村民学习农业科普知识,召集民兵学军事政治,因为表现优秀,1977年提升为大队长,1983年又当上了村党支部书记,这一干就是20多年。

  忙里忙外 “三大工程”累垮身体

  “兴培哥刚从部队回来的时候,身体可结实了。”村民高小勤回忆起当年与张兴培一段谈话,“他说自己没病,就是操心村里的‘三大工程’,给着急瘦的。”

  高小勤口中的“三大工程”,就是通电、修路和引水渠。张兴培告诉大家,上个世纪80年代,高观山村还没有通上电,照明全靠煤油灯,而农田灌溉就靠天吃饭,“还有到阆中城的那条泥巴路, 一下雨就不能走,村民们天天找我,我心里急啊!”为了尽早解决“三大工程”,完成村民的心愿,张兴培开始了繁重的工作。

  “镇里村里两头跑,要协商土地,还要测量面积,事情多得很!”看着书记每天忙得起了火,也有村民导劝他:你找个帮手算了,修“穿山渠”“断头路”“拉电线”都要你操心,每项工程你都要操心。“他们说工程有包工头,我何必操那么多心,我就对他们说,‘九层高台起于垒土’,开始不把住工程质量,往后就不好办了。”

  记得一次天下着细雨, 张兴培与村民往山上抬电杆时,突然晕倒,休息了好一阵才苏醒过来,又有村民在山上喊:张书记,公路占外乡的土地、青苗快来处理一下,不然会影响修路的进展。“经常忙一天连饭都吃不上,那会儿我也不知道肚子饿。”张兴培轻描淡写地说道。

  1992年的夏天,张兴培开始出现大便带血,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。身边的人都叫他去医院检查,张兴培却谢绝了大家的好意。“三大工程”还没有完工,这一件件大事始终在他心中萦绕。“我带领的村电不通、水不通、路不通,怎么向乡亲们交代!”

  山村变样 老书记住进了医院

  身体日渐虚弱的张兴培,依旧时刻惦记着老百姓的事情, 他下决心趁自己还能坚持,一定要把“三大工程”完成。

  张兴培亲身投入拉电、修穿山水渠、修建断头公路,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把2000多米长的高压线接到村头,电送到各家各户,把4公里的断头路接通行车,又把200米穿山隧洞渠凿通放水。1993年春夏之交,穿山引水渠通了水,鞭炮声响,渠水哗哗流淌,渠道与山湾塘高差足足十米之多,放水时形成了一个壮观的瀑布。看到亮堂堂的电灯光亮,电视播放, 广播声唱,公路上的汽车鸣笛声响,哗哗的渠水流淌,张兴培欣慰地笑了。

  由于一直没有去医院检查过,张兴培的身体状况越发让人担忧。直到完成了“三大工程”,他才抽空去医院检查,却得到了直肠癌中期的噩耗,需要马上手术。

  “其实那会我并不愿意住院。”张兴培告诉大家,自己因为忙村里的事情,很少顾家,经济收入并不好,而做手术需要一大笔费用,他担心家庭无法承担。老伴谢玉兰得知张兴培的顾虑后,一边安慰丈夫,一边到亲朋好友处借钱,到信用社贷款。谢玉兰在一天时间凑齐了手术费用。

  让人欣慰的是,手术很成功,所有人心里压着的一块石头落地了。谢玉兰日日夜夜守护在病床前,经过20多天的精心照料,张兴培出院回到家里调养。

  长年患病 老伴撑起“半边天”

  张兴培患病后,先后动3次大手术,切除了40多厘米的坏死肠道, 出院后还得吃药保养,家庭生活的重担,就全部落在了妻子谢玉兰的身上。

  为了多赚些钱,谢玉兰把房前屋后栽上了广柑、枇杷、柚子、桃、李、杏等十几种果树,还把外出打工农户留下的撂荒地种上了粮食和红苕,她背着红苕进城卖,来回10多公里路程,也舍不得搭车。不仅如此,谢玉兰还编制夹背、撮箕竹制品以及做布帮布底手工鞋等,拿到市场上去销售。

  粒米成箩,滴水成河,谢玉兰长年累月如此超负荷劳动,凑够了一年的医药费。但是她的体重,却从之前的130多斤,下降到现在的90多斤。

  2005年,张兴培又住院20多天,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加重,医院出了病危通知书,医生也劝家属回家准备后事。“肚子胀得像个鼓,我连寿衣、棺木都已经给他准备好了。”谢玉兰回忆道。

  按照传统习俗,谢玉兰给张兴培“净身”(洗最后一次澡),“我就听到他肚子里咕咕直响,我试着揉了揉,他点头示意舒服。”谢玉兰就在张兴培肚子上不停地揉,从下午3点揉到第二天凌晨3点,张兴培的肚子咕咕直响, 嗵的一声放了一个大屁,就在这一刻,积压了20多天的大便排出,张兴培的肚子终于通了。

  张兴培患癌24年,神奇地活着,这与老伴谢玉兰的安慰和悉心照顾不无关系。24年里,谢玉兰在张兴培面前永远笑脸相迎,再苦再累没有一丝怨气,没说一句不顺耳的话,总是柔和的语言,劝说的口气,张兴培活得自信和安然。

  老书记张兴培患癌期间,也想着要完成村上的“三大工程”。妻子谢玉兰在丈夫患癌24年间不离不弃,悉心照顾,今年被阆中市双龙镇评为“最美双龙人”称号。年近七旬的张兴培现在还能下地干活,实属人生一大奇迹。(李平)

责任编辑:邱潆莹

推荐阅读 »